独麦素

编辑:真诚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9 18:05:44
编辑 锁定
1997年,新西兰怀卡托大学的生化教授Peter Molan经过长期研究,发现在麦卢卡蜂蜜中含有一种独特的活性抗菌物质—UMF,就是上文提到的独麦素。独麦素具有强大而独特的抗菌及抗氧化能力,能够不受光照、高温、消化酶等各种外界因素的影响,长期保持稳定,并可促进免疫系统及天然疗伤。
中文名
独麦素
时    间
1997
生化教授
Peter Molan
含有一种
独特的活

独麦素神奇的活性抗菌物质 – 独麦素

编辑
UMF能够显示其蜂蜜的活性成分、安全度、及质量保证。UMF10+以下的麦卢卡蜂蜜可以抑制细菌的生长和发展,用于一般保健;UMF10+以上的麦卢卡蜂蜜可以杀死细菌,用于直接治疗不同程度的胃部疾病。所有BEESCARE活性UMF(独麦素)麦卢卡蜂蜜均由独立测试实验室进行测试,按独特的麦卢卡独麦素(UMF)进行衡量,并获得世界公认的活性麦卢卡协会所签发认可。
新西兰蜂蜜之所以受追捧,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其活性抗菌物质——独麦素。但是,也不是每种新西兰蜂蜜都具有这种物质,是新西兰麦卢卡的蜂蜜才会含有这种抗菌物质。在距离新西兰地理位置不远的澳大利亚,同样生长着麦卢卡树,但是却没有发现相应的“UMF”,目前科学家和专业人士也无法解释具体原因。

独麦素UMF与AMHA

编辑
1998年,就是独麦素被发现的第二年,UMF被正式注册为UMF品牌。2002年AMHA(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协会)成立,UMFTM成为只有AMHA协会会员才能使用的专属品牌。 2003年AMHA的UMF正式成为UMF注册商标。
之后,AMHA制定了整套行业生产标准,全程监控蜂蜜采集,生产,罐装,加盖标贴,装箱等流程,以上过程必须在新西兰本土进行,并随时接受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协会抽查,这样使每一瓶拥有UMF标志的麦卢卡蜂蜜的品质得到了有效保证。  据了解,AMHA强制其会员执行其制定的行业生产标准,会员一旦违反规定便将面临被协会除名的处罚,且取消会员资格后永不恢复,企业只有采用其他标准来标注其抗菌性,但权威性自然不如AMHA。事实上,MGO就是被AMHA除名后的企业自行注册的标准,不过执行此标准的企业只有一家。  目前,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协会拥有30名会员,每个会员拥有独有的会员编号,HAUORA蜂蜜生产工厂作为第一批会员,会员编号为1004,这说明HAUORA生产商排在第四位,辈分较高。  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协会要求会员在产品包装上必须有会员编号和UMF的含量。另外,每一瓶蜂蜜外包装上都会标注有BACH NO.号码,每一瓶新西兰协会成员内所生产的蜂蜜都会有相应类别的系列号码,这个可以在协会官方网站查询。消费者只有认准UMF标记和会员编号,才能购买到最高品质的新西兰原装进口UMF麦卢卡蜂蜜。

独麦素UMF在前 漏洞轻易被企业发现

编辑
大约25年前,Peter Molan教授在研究天然抗菌成分时,一个养蜂的朋友建议他,看看唛奴卡蜂蜜——毛利人100年前就开始用唛奴卡树皮和树叶炮制草药。
大部分的蜂蜜都有一定的抗菌作用,蜂蜜通过特殊的酶分泌氢过氧化物早就被研究者认定,但普通蜂蜜抗菌作用随温度、光照和水分的变化很容易丧失。
但在唛奴卡蜂蜜中发现的抗菌成分却活力更强,不易受到加热、光照等影响。Peter Molan教授最早将这种新的活性成分命名为UMF,即独特唛奴卡因子Unique Manuka Factor的简称。
问题在于,当时Molan教授未能从学术角度甄别出活性成分中的化学物质,独特唛奴卡因子是一个模糊的科学定义。为了测试它的抗菌作用,他们采取的是只是一种对比实验的方法——用唛奴卡蜂蜜和标准的抗菌剂苯酚溶液做对比——
UMF标注10大约相当于10%的苯酚溶液的抗菌作用,15相当于15%的苯酚溶液,标注越高,抗菌作用越强,他们认定,标注10以上的,具备药用功能。
在90年代后期,随着UMF标注的推广,一个重要的会议召开了。全国养蜂人,Peter Molan教授以及New Zealand Trade & Enterprise坐在一起,成立了唛奴卡蜂蜜的行业协会,AMHA(Active Manuka Honey Association),Molan教授的建议,将UMF作为行业标准引入所有唛奴卡蜂蜜产品“以防范可能钻空的不法商人”,他的建议得到了采纳。
从此,为了得到UMF的标注,生产者必须缴纳$1000先成为AMHA成员,再缴纳$1000购买UMF执照。
据悉,目前每个AMHA成员的年费已经涨到$2500,UMF执照费高达$10,000。
协会成立后要求生产者自己测试蜂蜜的活性成分含量并自行标注,而现在看起来,是多么一个非常明显的漏洞,埋下了“不实标注”的祸根。连AMHA现任经理John Rawcliffe自己也不否认,让生产者自己测试并且标注UMF,就如同让球员做裁判。
2005年,业内乱标注的现象已经纸包不住火了。澳新两国记录在案14项单独的调查,针对的都是标注不实,以少充多。
其中一个案例是Tomorrow Dream Line公司及其总裁Sang Rae Kim,因在奥克兰各旅游及礼品店销售2500瓶标注不实的唛奴卡蜂蜜,被控违反公平竞争法,后判罚款$35,000。
MGO在后 引发行业论战
在2005年还发生了一件有历史意义的事,德国科学家在当年鉴别出所谓唛奴卡活性因子,其化学成分为methyglyoxal甲基乙二醛。
在新西兰,有一个人对这项发现激动不已。他就是AMHA当年的主席Kerry Paul。照他自己的话讲,他试图说服董事会用化学成分的含量进行标注,认为要比Peter Molan教授的“独特唛奴卡因子”更科学有据。
但AMHA董事会否决了他的建议,提出的理由是,AMHA已经投资了几十万元推广UMF,在46个国家进行了注册,且UMF标注明确了唛奴卡这种植物,因为这种植物是新西兰特有的,所以UMF也更具有新西兰的本地属性,使产品推广时带有新西兰特点,不易被别国替代;相反如用甲基乙二醛的含量进行标注,无法使国外消费者知道和新西兰蜂蜜之间的联系,无法提升产品价值。
不清楚Kerry Paul和AMHA之间的矛盾是如何闹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到了2006年,Kerry Paul成立了自己的公司Manuka Health,并且在自己和合作伙伴之间,火速推广他的新标注标准MGO。看起来他退出AMHA也是路人皆知的事情了。
“MGO标注对于市场推广有利得多。”Kerry Paul说:“MGO 400就是400毫克的甲基乙二醛,如果你想知道含量,就做科学实验,得出实际数字,对消费者来说一目了然。”
“甲基乙二醛只是一个化学式,在唛奴卡蜂蜜中还有其他成分的作用。”AMHA经理John Rawcliffe则反唇相讥:“甲基乙二醛有新西兰的概念吗?有绿色概念吗?有天然概念吗?凭什么让全新西兰都推广某家公司自己的标准?”
AMHA和Kerry Paul从此分道扬镳,MGO也和UMF各走各路。
2008年,Kerry Paul退出AMHA协会,唛奴卡蜂蜜的行业内战打响了。

独麦素Manuka Health兵行险路先发制人

编辑
4个月以后的2008年5月,AMHA新闻发布,指责Kerry Paul的公司Manuka Health,在其推广网页上,“以误导的手法试图让消费者相信,标注了MGO的唛奴卡蜂蜜具有治愈癌症的功效。”
Kerry Paul也不甘示弱,1周以后,他自己印刷了一份4页的小册子,分发给全新西兰2500个养蜂人、分销商和媒体。这份名为“MANUKA EXPOSE”(“唛奴卡真相”)的宣传册首页标题是这样:“你来选择——是模糊的测试还是科学的含量”。其中,Paul还宣称自己手下员工经常遭到对方的无礼攻讦。
AMHA的人对Kerry Paul的反应速度十分震惊!“这简直是蜂蜜业内新的联络手段!”
论战升级,Kerry Paul在奥塔哥时报上文章说,“UMF的效用因为加热而会改变。”AMHA的John Rawcliffe知道后立刻解读为:“他是在用暗示误导说MGO的效果就不会改变。”
2010年1月,当John Rawcliffe在香港出差的时候,又找到了新的“罪证”,他在一家健康品门店里,看到唛奴卡蜂蜜的宣传册,竟然把UMF解释成Unknown Manuka Factor(不明确的唛奴卡因子),而不是原意的“独特唛奴卡因子”,说“MGO在蜂蜜活性成分测量上比UMF超前很多”等等。John Rawcliffe看了后火冒三丈,找到经销商问小册子是从哪里来的,回答是从新西兰来的。“我们觉得Manuka Health不但给公众带来困惑,也分裂了我们这个行业。”AMHA的指责。
香港小册子的事情,Kerry Paul表示自己一无所知。
麦卢卡是新西兰的一种天然茶树,多生长于偏远无污染的原始森林,为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所拥有。麦卢卡树叶及树皮是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数百年来的天然草药,可制成镇痛解热剂、感冒药及消毒水。
麦卢卡蜂蜜中含有一种独特的活性抗菌物质——独麦素(Unique Manuka Factor),它具有强大而独特的抗菌及抗氧化能力,有能力摧毁细菌,更好地治疗机体创伤,促进伤口自然愈合,尤其在对胃肠道的调养方面有极佳表现,它的特殊治疗能力甚至超过很多传统的药品。因此,新西兰麦卢卡蜂蜜,也被喻为新西兰的“国宝”,可见其珍贵性是其他蜂蜜无法比拟的,也因此使得新西兰蜂蜜在国际蜂蜜市场上独占鳌头。 [1] 
参考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