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

编辑:真诚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14 15:51:37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1960年底至1961年初,中国边防部队与缅甸国防军在中缅边境“金三角”地区前后两次实施了联合清剿国民党残军的作战行动,史称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。
中文名
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
时    间
1960年底至1961年初
目    的
清剿国民党残军为中缅扫除障碍
合作时间
1960年6月27日至7月5日

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简介

编辑
1960年底至1961年初,中国边防部队与缅甸国防军在中缅边境“金三角”地区前后两次实施了联合清剿国民党残军的作战行动,史称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。这是我军历史上特殊的、鲜为人知的越境作战行动,作战目标和目的是清剿国民党残军为中缅联合勘界扫除障碍。

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起源

编辑
从1957年开始,缅甸边防军就几次明求或暗示,希望中国边防部队在缅军对盘踞在“金三角”地区的国民党残军攻击时,进入缅甸境内给予协助。
这批国民党残军原属国民党第八军九三师二七八团,是在人民解放军追击打击下,于1950年3月逃入缅甸“金三角”地区的。
1953年11月18日,美机开始运送国民党残军赴台。大部分残军被运走了,但仍然有一部分人潜留了下来。两年后,蒋介石再次想利用中缅边境一带的国民党残军,企图从云南进犯大陆。蒋委派号称“游击战专家”的国民党原第八军副军长柳元麟,秘密潜入缅北,搜罗残部,使该地国民党残军再次发展到3000余人。缅北国民党残军的存在,严重威胁着我国西南边境的安全与稳定。周恩来、陈毅正是在这个时候,于出访缅甸后,来到云南,听取昆明军区介绍缅甸境内国民党残军情况的。

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合作

编辑
1960年6月27日至7月5日,根据中缅边界问题协定成立的中缅边界联合委员会,在缅甸首都仰光举行第一次会议,就中缅边界进行必要的勘察、竖立新界桩和修订、改立旧界桩等事宜,商讨具体细节,确定日程安排。谈判中方首席代表是中国驻缅甸大使姚仲明,云南军区副司令员丁荣昌任谈判首席顾问。缅方由缅甸国防军副总参谋长昂季任首席代表,缅北军区司令官山友准将任首席顾问。
中缅双方在谈到勘界警卫问题时,姚仲明根据周恩来的授意向缅方表示:云南解放之际,国民党残部千余人窜逃至缅甸,盘踞贵邦地区。他们不时骚扰中国边境,对缅甸居民为非作歹,还可能在帝国主义唆使下破坏中缅联合勘界。为保护勘界人员的安全,必须对国民党残部给予必要的打击。
缅方代表听了姚仲明这番话,非常受感动,他们认为周恩来把问题看透了,缅甸政府对国民党残军干扰破坏勘界也深感忧虑。双方一致认为,中缅应携手打击缅甸境内的国民党残军,以绝后患。
为传达中央军委就中缅联合作战的指示,11月初,总参作战部部长王尚荣派总参作战部边防处处长成学俞前往昆明,与云南军区副司令员丁荣昌一起,同缅军代表举行中缅边界联合委员会警卫问题专门小组会议,并联合签署了勘界警卫问题协议。协议规定:为执行警卫作战任务,中方部队根据需要可进入缅甸境内20公里。清剿国民党残军的行动,双方应在同一时间进行,暂定于1960年11月22日左右。
协议签订后,昆明军区立即制定警卫作战方案,确定以3个战群22个突击队,奔袭国民党残军的16个据点。虽说此次军事行动是针对国民党几千名残军作战,但毕竟是中国军队首次出境与邻国军队协同作战,而且是从未经历过的以突击队方式进行的山地丛林作战。为做到万无一失,中央军委与总参领导多次交换意见,总参作战部还将毛泽东、周恩来的指示及几位老帅的意见,及时传达给坐镇昆明指挥的昆明军区司令员秦基伟。
中国军队出境作战,在国际上会产生什么样的政治影响?会不会引起东南亚其他国家的惊恐与不安?使他们以为中国借口打击国民党残军炫耀武力?会不会给国际上反华势力诋毁中国提供口实?毛泽东、周恩来对此次行动所造成的影响与后果十分关注。中央军委对参战部队的要求十分明确,强调将冲击强度压低,把20公里的出击纵深用红线标出,发给突击队。毛泽东的话分量相当重:“谁越过红线就杀谁的头!”同时,担任国防部长的林彪则几度重复他的作战原则:“断退路,先围而后歼。”
在作战方案审议过程中,中央军委和总参确定了将国民党残部设在孟瓦、阵马、孟育、踏板卖的据点作为重点打击对象,并拟订了重点捕获的敌6名军、师级军官的名单。

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两次作战

编辑
21日晚21时30分,22支突击队迅速向国民党残军的16个据点移动。据侦察,总参要求重点捕歼的敌军、师级军官,有5名在红线附近,而周恩来“谁活捉柳元麟谁就可以当将军”一句玩笑中说的敌首柳元麟,却不在红线区域内。坐镇昆明前线指挥部的秦基伟发出新的命令:“战斗打响后,如敌逃跑,命令部队,马不停蹄,跟踪追击!”
按预定计划,战斗应在22日6时30分打响,然而,这次对中国军队来说十分新鲜的山地丛林战却没有完全按计划进行。扑击的16个据点,最早的4时50分就开始了,最晚的7时50分才交火。由于中国军队的扑击实出残军意外,16个扑击点,只有两个扑空。最早打响的踏板卖据点,战绩最佳,全歼守敌,国民党残军第一军二师师长蒙宝业被击毙;5时40分打响的曼俄乃战斗,虽然据点扑空,但在追击中击毙了敌四军五师师长李泰。
国民党残军不敢与解放军恋战,稍一接触就向密林深处溃逃,很快都退离到红线区域以外。由于中央军委只在红线内作战的命令规定很死,参战部队只好在红线处停止追击。秦基伟得到战报后,命令突击队在红线内清剿残军,巩固战果;同时向总参请求与缅方协商,同意参战部队越过红线追击敌四军主力。但中央军委的决定依然如故,攻击不得不在红线处终止。直到1961年新春,缅甸军方才开始实施打击国民党残军的“湄公河战役”。缅军调集了9个营约10000人,沿湄公河以西,由西南向东北推进。柳元麟采取“引蛇出洞,将缅军诱入王南昆狭窄低洼地带伏击”的策略,瓦解缅军的攻势。柳部先佯装节节败退来迷惑缅军,诱使缅军一步步落入其圈套。
1961年1月2日至9日,周恩来、陈毅、罗瑞卿等率代表团在仰光参加缅甸联邦独立13周年庆典时,听到的还是缅方捷报频传。可没过几天,缅军就落入柳元麟圈套,被国民党残军挤压在王南昆至芒林的狭长山道间。缅军的远程大炮与飞机难以施展威力,缅军陷入孤立无援境地。
此时,周恩来、罗瑞卿等已离开缅甸,只有陈毅副总理还在缅甸继续访问,缅方向陈毅提出:请中国军队越过红线,南下百余公里,协助缅军作战。19日,缅方得到周恩来来自北京的回复:我们愿意参加这一联合作战的讨论。与此同时,中央军委已经在商讨入缅作战中存在的问题。军委副主席贺龙、聂荣臻认为:我军在缅甸作战展开得过宽,兵力分散。从整体上看,参战部队过于单薄。
缅军的求援之声越来越急迫。1月21日下午,缅军方代表飞抵中国军队前线指挥部,请求中国军队越过红线,攻击国民党残军的梦百了、江拉重要据点,歼灭国民党残军第三军与第五军主力,以解救王南昆、芒林被困缅军。
缅方的要求迅速传往北京,总参随即就缅方的请求进行商议。总参谋长罗瑞卿说:“我们在缅甸访问期间,缅甸向我们介绍的都是胜利的情况,现在几次三番催促我们参战,可见他们现在处境困难。我以为要去就快去,送人情要早送。如果缅方吃大亏,受到国民党残军重创,就会对我方有意见。在国际上,缅方不怕,我们怕什么?马上通知前方部队抓紧准备。”
22日下午,周恩来批准了中国部队越过红线、解救缅军的计划。总参同时通知昆明军区:梦百了以西2个营不去了,以免口张得过大。争取25日打响。总参再次强调了作战纪律:一切行动一定要按双方协定的范围实施;力求不伤害居民;一定不要到老挝边境作战;枪、炮弹不能过湄公河,湄公河的汽艇不能打,靠岸的确系国民党残军的可以打。
自25日开始的第二次战役,不如第一次顺利。因为中国军队对纵深地段的地形不熟,容易迷失方位,原始森林阻碍了参战部队的奔袭速度,而国民党残军则正相反。经受了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打击的国民党残军,在逃出红线时便制订了遇解放军攻击就逃,在逃跑中抵抗,以抵抗掩护逃脱的策略。如果解放军穷追不舍,就退入老挝境内暂避,以保存实力。因此,当国民党残军获悉解放军继续南下进击的情报后,便主动放弃了对王南昆缅军的围困,仓促渡过湄公河,向老挝境内逃窜。柳元麟的总部,在此后被迫迁往台湾。 [1] 

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成果

编辑
人民解放军前后两次出国作战,取得了击毙敌师长2名,活捉副师长1名,共歼敌740人的战绩。捣毁了缅北国民党残军经营十多年的巢穴,协助缅方收回拥有30多万人口、3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非社会 社会